<rt id="b0ane"></rt>

    <rt id="b0ane"><optgroup id="b0ane"><acronym id="b0ane"></acronym></optgroup></rt>
  • <ruby id="b0ane"><optgroup id="b0ane"></optgroup></ruby>

    1. <cite id="b0ane"><span id="b0ane"><samp id="b0ane"></samp></span></cite>
      <ruby id="b0ane"></ruby>
      堅持黨校姓黨  為黨立言發聲

      更加積極地參與國際分工

      馬濤

      • 發布時間:2021-04-26
      • 來源:學習時報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在新發展格局下,中國的對外合作將不斷深化,同世界各國實現互利共贏。我們將更加積極地參與國際分工,更加有效地融入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更加主動地擴大對外交流合作。”構建新發展格局,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乃是近三百年來以工業化為主線、以大國驅動為特征的國際分工演進的量質之變。一段時間以來,西方一些國家出現了逆全球化思潮,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嚴重沖擊世界經濟,不少國家已經開始自我調整、自我革新,以比較優勢和規模報酬遞增為基礎的經濟全球化動力被撼動。當前國際分工體系進入系統性重構期,正在發生大調整大變革,最突出的表現就是美國作為分工體系主導者的“激進內卷”,即從美資跨國公司全球建鏈擴張轉為美國政府主導的破鏈重構,瘋狂炒作“經濟脫鉤”、制造“政治隔斷”,試圖人為切斷全球產業鏈供應鏈,這種違背市場規律的“破壞性重構”,必將導致高成本、低效率的后果,讓已陷入衰退的世界經濟雪上加霜。相比之下,我國和廣大新興經濟體的快速工業化所帶來的全球生產格局變化,則是推動國際分工體系大調整大變革的基本力量?;谶@兩股力量的博弈,國際分工體系有望形成一種“先內卷,再外延”的重塑平衡模式。

        在新發展格局下,面對國際分工體系的大調整大變革,我國要樹立更加理性、更加宏大、更加包容的世界觀,堅持和平發展、堅持互利共贏,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著眼于新體系、新秩序構建的合作效應。從融入既有分工體系轉向攜手構建一個新型分工體系,努力建立一個更為多元、更有活力、更加公平的國際分工新秩序;從被世界包容到包容世界,繼而通過雙向包容實現更高水平的合作共贏。我國要立足國際分工演進規律,統籌思考參與國際分工的新目標新優勢新角色,更好把握分工重構的主動權與合作發展的新機遇。

        就分工目標而論,要集聚全球先進要素,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推動國內經濟高質量發展;同時堅持多邊主義,在國際和區域空間維度參與并推動全球經濟治理變革。深度參與更高水平的大國分工競合,不斷優化國內經濟發展的制度環境,借助自由貿易區、自由貿易港以及雙邊、區域和多邊合作平臺,推動開放合作中的制度創新,以達成更高水平的規則共識,在高質量發展中不斷增強對全球發展的制度供給力和價值輻射力。

        就分工優勢而論,要培育內源主導、內外聯動的內生發展能力,發揮技術、市場、資源、制度、產業等多要素系統集成優勢。圍繞技術創新和內需培育,系統考量而不是孤立地談技術創新或者拋開產業及科技創新談擴大內需,使依附于全球價值鏈的傳統經濟體系躍升為價值鏈自主的現代化經濟體系。聚焦生產和消費,以新型工業化為主軸,沿區域和產業維度構建并拓展自主內生的國家價值鏈分工體系。推動“以我為主、合作共享”的對外開放,履行大國責任,推動國際分工體系良序演化。

        就分工角色而論,要在“世界工廠”和“世界市場”的基礎上,明確全球價值創享中心的角色升級。“世界工廠”意味著完整的生產體系配套,“世界市場”則意味著有力的市場需求支撐。“世界工廠”與“世界市場”的融合,絕不僅是生產環節與消費終端的簡單匹配,而是可以通過供需機制、分工演進機制產生“化學反應”,從而對知識溢出、技術創新、人力資源培育等形成強刺激,凸顯我國作為全球先進要素價值創造分享中心的獨特地位。發揮大國產業體系特殊的安全保障效應,為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安全提供保障,推動國際分工體系在國內區域和產業維度上延伸,實現國內分工體系與國際分工體系的融合互動。

        我國更加積極地參與國際分工,必須著力發展消費引領的內需體系、垂直整合的產業鏈體系、以我為主的供應鏈體系、互利共贏的價值鏈體系、內外融合的市場體系,構建強大的國內循環,實現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

      [網絡編輯:劉軍平]
      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鲁啪在线视频_啵啵影院